以人为本,应对银发浪潮

 

image 

  根据最新发布的《2009年度中国老龄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09年是历史上老年人口比重增幅最大的一年: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到1.6714亿,比上一年度净增725万,占了总人口的12.5%。老龄化也早已成为一个全世界关注的问题。在世博园中,不少国家馆纷纷探讨老龄化带来的各种社会问题,试图从科技创新和制度建设等方面给予答案。
  
  文 陈筠、杨馨|图 黄庆、林选泉   

  老龄化加剧,让绿色通道加龄

  上海这座城市的老龄化问题由来已久,早在1979年就进入人口老龄化社会,截至2009年底,上海60周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数为315.70万,占户籍人口的22.5%,直逼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接近发达国家及地区的平均值,即每4个人左右,就有一个是老人。上海的老龄化问题已经位于全国城市之首。
  老年人在人口中占的比例过大,很可能导致社会无法负担大群体老人的福利。以世博园特别针对老人的福利——绿色通道为例,按照联合国的相关规定,60岁以上的人都应该被称为老年人,但几乎所有有绿色通道的展馆,在7月之前,将享受这个福利的年龄段提高到了70岁以上。如加拿大馆、巴西馆、南非馆、瑞士馆、法国馆、英国馆等。而在7月之后,这些展馆又把老人的标准提高到了75岁以上,而新加坡馆,更是只允许80岁以上的老人走绿色通道。
  这就导致不少在生理上已经是老年人的老人,不能享受到原本应该属于他们的老人福利。一位刚刚超过70岁的上海王阿姨,原是一个小区的老好人,喜欢做善事,但由于腿脚有关节炎,平常不需要坐轮椅的她,在参观世博当天,拿着所有的病历卡去“混”了一把轮椅。事后,这位社区的老好人,心里不免有愧疚感。
  设立世博绿色通道原是应对老龄化的一个贴心小细节,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国家对于社会老龄化的初步应对能力。而提高享受绿色通道老人年龄的界限,则是应对老龄化加剧的实际情况的无奈之举。
  有展馆的负责人曾表示:“绿色通道,就是为了让老人能迅速通行的,如果还是要排10多米的长队,就不是绿色通道了。”对于提高绿色通道老人年龄的做法,该馆负责人认为这是对更高龄老人的负责表现。
  随着社会老龄化的发展趋势,老年人的人口不断增加,以60岁为限对老年人进行关照,无论从人力还是物力上都是捉襟见肘。

  多代屋,老人儿童都受益

  世博绿色通道的难题,只是众多老龄化带来的社会问题中一个很小的集中展现。老龄化对于社会生产力、健康医疗体系建设等等方面都将影响深远。那么,发达国家是如何应对老龄化难题的呢?
  从2004年开始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德国,在世博会上以乐高玩具模型展示的形式——多代屋,展现了老少同堂、其乐融融的温馨场景,向上海及世界再现了破解老龄化难题的实践路径之一。多代屋项目于2006年11月由德国家庭事务部部长尤尔苏拉·范德勒茵牵头启动,其目的在于打破家庭界限,让年轻人和老年人能够聚会,给不同代际的人们创造见面和交流的机会。
  老人在多代屋中能够免费得到日常的照料,但他们不是单向的被照顾者——他们会把自己多年以来在日常生活中积累的小技能、带孩子的经验等,传授给年轻人,甚至可以做义工。许多60岁左右的老人都会自愿、无偿地提供例如照看孩子、打扫房间等服务,或帮助比他们年纪更大的老人们。
  而许多年轻人和儿童也有意愿参与多代屋项目。据德国政府的数据显示,有65%的多代屋成功地把各个年龄段的人聚集在一起。在这些多代屋中,超过65岁的老人占15%,50~65岁的人占17%,其余都是儿童和年轻人。特别是儿童,经常和老人一起读书、画画,能抚慰老人们孤单的心情,沟通代际之间的感情。
  在这种双赢的模式下,许多老人把多代屋里的孩子当作自己的孙子、孙女来对待,孩子们也乐意把老人们当作亲人,实现了中国古语所说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试想,如果把德国的多代屋模式在中国实践,效果会如何?正如前文所说,多代屋最后构筑的模式其实与中国儒家文化暗合,与中华道德文明相符,因此应该是具备实施的条件的。而且从上海的经济、社会、文化等多方来看,也已基本步入发达国家的水平,对接起来应该并不困难。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城市研究中心、人口研究所教授朱宝树也表示,此模式对上海具有借鉴意义。他认为,其实中国已经创新出了许多在理念上与它共通的应对老龄化的硬件和软件项目。多代屋作为国家推进的公共服务项目,受惠的不仅是老少两代,而且是包括年轻人在内的多个代际。这不仅指他们可以获得带小孩的技巧或参与老少同乐,更体现在可以有效减轻“上有老、下有小”的沉重负担,让他们可以集中精力工作。

  机器人,老人护理替代者

  而日本馆则从科技发展的角度来应对老龄化带来的这个社会难题。从上世纪70年代起,日本便进入了老龄化社会,据专家预计,到2055年,日本人口的老龄化比率将达到40%左右。随着少子化趋势的加剧,让日本人担忧的不仅是经济上的负担,还有照料老人的人手紧缺问题。越来越多的独生子女家庭即便是家境殷实,一对夫妇照顾4位、6位甚至8位老人,也是绝对忙不过来的,更何况还有小孩。
  这让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执行计划生育政策的国人们产生强烈的共鸣。因为独特的国情让中国跑步进入了老龄化社会,在各种配套设施不完善、相应政策尚未出台的情况下,日本馆里的智能机器人或许能让人豁然开朗。
  据日本馆展示设计总监若松浩文介绍,日本的机器人开发所涉及的领域十分广泛,除了最具代表的生产技术外,还包括各式各样的探测技术以及家庭运用等,但考虑到上海世博会的主题,决定将展示内容定为如何使用科技手段应对老龄化问题。
  日本馆内展出了两款机器人。一款是汽车公司的机器人伙伴,一款是生活辅助家用机器人。
  机器人伙伴可以用于家务辅助、护理及医疗辅助、制造及创作辅助、近距离的单人移动辅助这4项服务,并且对于其他功能的开发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同时生产的小提琴演奏机器人可以双脚步行,并且能协调双臂以及双手弹奏小提琴。它拉弓的动作能够和人类一样细腻,演奏时还能够掌握力量的强弱,甚至能使用左手做出揉弦技巧。这种看似哗众取宠的技能实际上是为了提高机器人手臂和手指的灵活性,使其具有更高的性能,广泛地使用各种工具。
  辅助家用机器人,其使用对象被设定为存在健康隐患的独居老人。它平时可与通讯网络连接,具有看家、看护、报警、健康管理这4项功能。在与使用者的交流性能方面,目前,机器人能记住生活必需的语言,能够完成在对话时走近以及注视老人面部等一系列动作。此外,这款机器人还能够向使用者介绍和传达网络信息。
  在上海案例馆,沪上生态家的四楼是一个概念化的老年公寓,是一个适宜老人们安享晚年的场所,各项先进技术的应用,让老人的快乐生活变成现实。
  记者在卧室中现场看到,健康护理床、远程医疗等技术可以让老人在家里就能享受到医疗帮助和服务。健康护理床不同于传统的床铺,它被分成许多块结构,每个结构能自动调节自己的位置,通过这种调节,睡卧在床上的人能在不用力的情况下完成起身等一系列动作。
  家庭健康监测系统可以让老年人通过一套系统检查自己的身体状况,且程序操作非常简单:坐在沙发里看电视,然后按下一个按钮,电视屏幕上将显示老人的体重、血氧含量等一系列健康指标。
  护理型机器人管家则可以帮助老人控制家里的电器,提供移动、言语交流等智能化服务给老人送饭送水,甚至是帮助老人上网或者将网页内容读给老人来听。
  然而,纯粹的科技,并不能完全解决老人的孤独问题。日本馆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在用高科技解决一些实际问题的同时,对老人的人文关怀也是必需的。无论科技如何发展,机器人始终只是机器人,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只能通过人际交流来维系。日本养老产业专家鞠川阳子也表示,科技主要是解决老年人护理专业人员不足的问题,因此机器人主要是劳动的替代者,而不是精神问题的解决者。

  相关Link

  老龄化,世博论坛关键词

根据联合国公布的通行标准,一个国家65岁以上的老年人在总人口中所占比例超过7%,或60岁以上的人口超过10%,便可被称为老年型国家或老龄化社会。人口老龄化是经济发展的结果,是社会进步的标志,但由此带来的经济与社会消极后果的确难以承受与应对。美国人口普查局的估计得到联合国报告的支持。2010年1月,联合国公布的报告指出,目前不仅发达国家人口老龄化趋势明显,整个世界的老龄化趋势都在“史无前例地加快脚步”,并将对各国人民生活,包括储蓄、消费、劳动力市场、退休金、税收、医疗卫生、家庭组成和移民潮等各方面产生重大影响。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曾将世界老龄化看成是“一场静悄悄的革命”。
  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茅于轼提出:“中国将迅速进入老龄化社会,城市基础设施与服务等应及时对此作出反应和调整。”在此次世博会期间,西方发达国家通过各种论坛的形式,给中国带来丰富的社会老龄化应对经验。
  5月4日,荷兰汉斯格罗宁根大学在世博荷兰馆贵宾厅举办了以健康老龄化为主题的专题论坛。论坛上,荷兰、上海两地专家学者交流了共同关心的健康老龄化和社区老年人健康干预等问题。汉斯格罗宁根大学研究中心提出了老年人应该学会健康自我管理的想法,普及健康生活方式,同时增加老年人的自信心。
  上海市健康促进委员会副主任李忠阳表示,从上海目前的疾病谱和死亡率的变化情况来看,包括心血管疾病、呼吸道疾病、糖尿病在内的诸多慢性非传染性病正成为危害市民健康的大敌,其实这些都跟市民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密切相关。李忠阳建议,上海有必要在全市开展市民健康行动,通过发放一些健康支持性工具,让市民在日常生活中掌握更多的健康知识并加以运用。
  除了关心老年人的自身健康问题以外,西方各国将老龄化和城市可持续规划发展联系到了一起。
  6月4日,欧盟健康和消费者保护委员会委员约翰·达里在上海世博园欧盟馆为健康城市高层论坛发表主题演讲,表示中国和欧盟在健康领域面临众多共同的挑战,期待双方能有更多合作。
  “虽然全球各地的发展水平和社会现状不同,但影响健康的重要因素是具有共性的。”约翰·达里表示,“中国和欧洲面临包括慢性病的蔓延、如何控烟以及老龄化等在内众多共同的挑战。”
  7月30日,在新加坡城市规划论坛上,新加坡国家发展部部长马宝山从快速城市化、日益加剧的环境问题及人口老龄化等三个方面阐述了亚洲城市所面临的三大发展趋势,并介绍了新加坡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独特经验,这包括实现综合全面发展、进行长远整合性规划和采用市场化手段,并强调了新加坡在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三大重点,即:科学管理资源、保持洁净增长和提供优质居住环境。
  上海世博会的展期已然过半,各种主题论坛目不暇接,社会老龄化的银色浪潮却在其中成为了热点,引起各方关注。不仅有国家馆针对老龄化问题积极出谋划策,还有各论坛主办方对此发起、引领多方舆论关注。由此不难看出,中国特别是上海已经有意识地在为社会的“银色浪潮”来袭积极探索防御措施,向在浪潮中经受住了考验的国家寻求经验与帮助。

Group nona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